(若圖片無法正常顯示,請移駕Blogger 觀看)

2016.05.27

加入副食品&有點點厭奶的緣故,最近咩蛋的飲食和作息在改變,

馬麻還不太能適應&掌握節奏(尤其馬麻的午睡經常被沒收T-T),因此相當疲累。

就繼續努力吧,這個月的先從在各處都有點失寵的可憐豬蛋寫起吧XD!

 

1.先來講幾件跟屁股有關的事吧。

沒當爸媽之前,沒想過自己會為了各種奇怪的小事煩惱,

嬰兒期不會說話,對於判斷他們是否身體不舒服很困擾,

豬蛋小時候,我以為只要孩子長大會說話,這問題就迎刃而解,

其實不然。

大小孩描述自己身體的不舒服,不清不楚,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算計什麼而說,有時更為困擾~囧!

前陣子他常常講腳會痠,講了兩三次就擔心是不是真的有嚴重的問題?

跟他說「那要去看醫生了」又會改口,哇啦哇啦叫的還有屁股癢一事,

於是趁咩蛋要去打預防針的時候,也幫豬蛋排了A肝疫苗注射,

想說一直忘了施打,就一併在健兒門診問問醫師這些問題。

問完腳的狀況,醫生說若沒看到走路怪怪的應該是不用太擔心,

這時EPH一本正經地問:「醫生,不好意思,還有肛門搔癢的問題!」

讓我不禁「噗哧」地笑出聲,這事一臉嚴肅地問實在有點害羞啊。

小豬蛋從小健兒門診就看的這位吳醫師蠻細心的,幫豬蛋脫了褲子看看有沒有濕疹,

看來沒濕疹狀況,他就建議我們如果晚上、早晨頻繁出現搔癢的話,

可能得去一般門診看看有沒有寄生蟲了。(發生時間好像不太符合,就沒去掛一般門診了)

昨天豬蛋要去上廁所,脫了外褲、內褲,加上一大早就因為太熱而脫掉的上衣,

呈現一個光溜溜的姿態,在他走進廁所前,我就看他把手伸進那光滑的屁股縫中抓,

馬麻當下花容失色:「豬蛋~你不能直接把手伸進光光的屁股洞啊 」

(跟豬蛋對話的「屁股洞」指的是縫,不是「菊花」喔XD)

豬蛋:「可是會癢啊。」

於是跟著他進浴室,在他尿尿完之後幫他洗手邊曉以大義:

「你隔著褲子抓還沒關係,不可以用手抓光光的屁股啊!你希望馬麻抓屁股以後煮飯給你吃嗎?」

豬蛋:「不希望。」

馬麻:「那你之後不可以抓光光的屁股洞知道嗎?」

豬蛋:「知道。」

然後洗好手,走出去浴室的下一刻,就看他順勢又把手伸往光溜溜的屁股洞......

馬麻爆炸。

「豬蛋,我不是才講完嗎? 」

於是被夜叉媽打了手之後,又再次進來洗手,育兒生活真是很瘋狂啊!

★ 五月份沒有一大早就開冷氣,上一集隨手記提到豬蛋嫌熱、嫌汗臭,

於是馬麻乾脆說:「熱就脫光吧」,小傢伙真的每天一覺得熱就脫上衣,

露出他的小肋排,整天光溜溜地晃來晃去直到正午我們開冷氣才穿上,

之後若有五月的照片,馬麻就得拼命馬賽克了XD。

圖為午餐前穿好午餐用的圍兜去收書,是一個裸體圍裙的概念(夠了)

 

2.承上,前一集的隨手記有提到豬蛋用新生兒帽子做尾巴一事。

某天就看他拿了帽子,正想著他要裝可愛小松鼠了,

就看他準備把褲子脫了,努力要把帽子放進去.....

馬麻大驚失色:「 喂喂,你要做什麼?!」

豬蛋:「想放到屁股的洞,要當小松鼠。」

馬麻:「那...那個...晚點我們用色紙來做吧!!我幫你做一個松鼠尾巴吧!」

那天勸退之後,其實到現在我還沒做那個松鼠尾巴,

但我有放在心上,找時間會來做的Orz...

不過想想,要逼忙碌的馬麻就範,只要一點「創意」就夠了!

★ 屁股洞松鼠尾巴...當然沒有拍啊,阻止都來不及了XD(帽子丟去洗了)

圖為豬蛋一直用菜瓜布當嘴巴咬我的腿。

 

3.這時期的豬蛋喜愛煮飯遊戲的程度,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很喜歡的一個遊戲。

就是把襪子當作麵包,放在爸爸會帶回的牛皮紙公文封裡,

很像常在書本上看到的,裝在紙袋裡的歐式麵包,是我很愛的麵包店遊戲。

平常摺好襪子,總是由豬蛋幫我放回櫃子歸位。

近來有幾次我摺完襪子就跟豬蛋說:「這些給你當麵包玩,玩完再收就好了!」

這天午餐後準備拖地前,我也如法炮製,讓豬蛋跟玩偶們玩麵包遊戲,

地板拖到一半,突然看到豬蛋拿著東西衝出來說:「我們在打擊壞人!!」

(我忘了他拿什麼武器,也忘了什麼東西當成壞人==)

馬麻:「呃...你剛剛不是在賣麵包?」

豬蛋:「那壞人偷走我們的麵包,所以要打擊壞人!」

...還真是合情合理...

大概是接近他的午睡時間了,編劇突然很跳tone地說:「壞人需要睡覺嗎?」

馬麻:「當然囉?」

豬蛋:「壞人幾點要睡,很晚嗎?還是很早?」

(馬麻內心os:「我如果說很晚,你就要當壞人了嗎?」)

★ 本月餐廳還是遊戲主力,現在玩偶都會排成傾向前吃飯的姿勢了呢XD。 

★ (左)拿列印的蕃茄說在刨絲(馬麻烹飪豬蛋都有在偷學啊!→我可不會刨蕃茄。)

(右)洗淨吃完的湯圓盒丟給豬蛋玩,豬蛋說做了各種口味的蛋糕,

馬麻我最近越來越喜歡這種免錢、壞了就可以丟的"玩具"了XD!

 

4.說到武器,上個月隨手記有寫到這陣子看不少哆啦a夢大長篇,

豬蛋受到不小影響,經常在發明「道具」XD。

像週五早上,他發明了「神奇超級東」,說「可以趕走大野狼」,

另外也發明「超級縮燈」,感覺就是山寨縮小燈。

今天還說了大黑熊有竹蜻蜓、空氣砲...等等,儼然就是他的小叮噹。

特別要介紹一個道具「神奇過海糖果」,是他用Hape字母數字積木假裝的。

還煞有其事地拿了五顆出來,問他有什麼作用,豬蛋回答:

「可以讓把拔、馬麻、我、大黑熊和弟弟搭飛機到金門」

(弟弟是我提醒他才加上去的,咩蛋地位不如大黑熊啊!)

 ......不就是機票 ?

 

★ 用各種豐富的表情、動作來介紹他「發明的道具」,上排得意地做了個廣告推銷姿勢,

下排猙獰臉,不是搭飛機用的嗎?心裡一定又在想攻擊壞人了~囧rz。

 

5.豬蛋這幾個月,很喜歡問家人幾歲,跟他差幾歲之類的問題。

像是:「馬麻你現在幾歲?」(這個從去年就在問了,所以他常常記成去年的年齡。)

「2017年弟弟是不是就一歲了?」「我7歲的時候弟弟幾歲?」

「我100歲的時候,把拔跟馬麻幾歲?」

通常我們會趁機告訴他歲數的差距,讓他自己算一下。

今天他便便完洗澡時間,搭上早上把拔說的「身高大概長到20歲」的話題,

豬蛋又嘰哩呱啦地問著類似「為什麼只長到20歲,那100歲的時候怎麼辦?」

(聽起來是不太能接受生長停滯這件事)

聽我敷衍地解釋完,他又問起:「那我100歲/155歲的時候,馬麻你幾歲?」

100歲的時候,我還加給他聽,他問了155歲的時候,我就說:「可能已經不在囉!」

之前講到外公,或是要他跟弟弟玩要小心時,都有討論到死的問題。

今天聽到我這麼說,他顯得很著急,慌亂結巴地說著:

「可...可是為什麼蓋被子要蓋那麼高...為什麼會生病?」

(洗完澡我還想了一下被子是在說啥?才想起因為叮嚀過他被子蓋到臉會窒息XD)

看他拼湊著不完整的句子(著急或不熟的話題就會這樣),我幫他沖著水,安慰地說:

「也許你155歲的時候,醫療已經很發達,爸爸媽媽就可以陪你啦,對不對?」

他才放心地回答:「對啊 !」

 

★ Children spell Love T.I.M.E.

 

6.豬蛋對「什麼年齡能做什麼事」一直都頗在意,像18歲可以開車這件事從小記到大,

我猜20歲就不長高這個也會被他當成定理記著,

今天我在摺衣服時,他跑來問我「幾歲可以像你們一樣晚一點睡覺?」

馬麻:「蛤~你已經很晚睡了耶,都10點才躺平,人家小QQ都8點就睡了」 

(有看QQmei的臉書,有時放影片豬蛋就會問是誰,所以他也知道小QQ。)

豬蛋:「那我3X歲的時候,可不可以跟你們一樣11點睡?」(3X歲是馬麻的年齡)

馬麻:「可以啊~~」(你以為老媽那時還管得動你嗎XD?)

★ 最近豬蛋都很少女地抱著哺乳枕睡。(同場加映弟弟豪邁睡姿)

說到這,正好有另一段對話可以呼應。

有天豬蛋問我:「美國會下雪嗎?」

馬麻:「會啊!」

豬蛋:「還有哪裡會?」

馬麻:「日本也會。」

豬蛋:「我想去美國。」

...這傢伙接近4Y後真的很懂要求...

馬麻:「豬蛋,你不要老是那麼多要求,馬麻大學18歲才出國耶!」

(馬麻對這種有想實行又暫時無法立即達成的孩子期望總是容易惱羞成怒)

豬蛋:「怎麼跟開車一樣18歲?」

沒過多久,豬蛋馬上補一句:

「我不想上大學。」(就跟平常要他去上幼稚園時一樣的反應)

馬麻:「呃,應該都會上大學吧。」

豬蛋:「我想要你陪我,那時你都已經很大了,陪我去吧?」

馬麻還來不及感慨「到時開始交女朋友嫌媽煩了吧?」,豬蛋馬上又想到問:

「我一百4歲的時候,你已經幾歲啦?」(是一百零四歲啦!)

可以迴圈到本篇第五則了!

★ 紙卷用完,紙軸丟給豬蛋玩,豬蛋拿去寫了奇怪的英文當車牌。 

 

7.之前也提過了,雖然有時會耍賴、哭哭啼啼,

但總是能將東西好好歸位、收拾乾淨的豬蛋是很值得嘉許的。

我也沒去算他這樣獨立收拾已經發展多久,

只覺得這部份的表現的確大大減輕馬麻的負擔。

(因為信任他,有時直接沒檢查,偶而還是會看到他漏收、收拾不好的一些小地方)

有天因為比較晚回家,還是讓他拿東西出來玩,

睡前要收拾時,我就動手幫忙他收。(意圖加速他上床時間)

豬蛋一副很意外的樣子說:「為什麼大人也可以幫小孩收東西?」

馬麻聽了忍不住笑出來,豬蛋被奴役太久,

早已接受「收拾是自己的責任」的觀念,對馬麻突發的幫忙反而受寵若驚,

這真是馬麻近來面臨各種教養難關沙漠中,綻放的一朵正增強花兒啊!

★ 豬蛋不像一些小姊姊那樣很會照顧弟弟,但有時能幫我照看一下弟弟我已經很感謝他了。

(雖然也會有搞砸或是故意挪開(玩具或自己)不讓弟弟靠近的狀況)

★ 有次我讓咩蛋跟哥哥一起在房間,拿了老姐以前送給豬蛋的旋轉玩具給咩蛋玩。

旋轉玩具有點鬆脫以至於玩偶們不太能轉動,豬蛋就把玩偶的線往上纏,

讓玩偶變短,就可以轉動了,(難得)幫弟弟修好玩具的好哥哥啊!

★ 讓弟弟參與了一下煮飯遊戲,一起"看書"。

 

8.有天午餐前,我請豬蛋收拾他的車車,

豬蛋看我端上兩杯蜂蜜水,就說:「可是我想攪拌蜂蜜水。」

馬麻:「我攪過了。」

豬蛋:「你攪得不均勻。」

上述對話的當天,是輕鬆的氛圍,馬麻只覺得很有趣,

但現在的小豬蛋就是這樣,很會評價(judge)、談判(argue),想和大人平起平坐,

總是豎著耳朵聽大人在說什麼,沒聽清楚或沒聽懂的就會一直問(跳針式)

會很想主導事情、做決策,有時實在被他執意干預惹得很火大。

我也知道他這年紀就是很自我中心,但跟他說「不可以」的事情,

他想堅持,問他理由,他會說:「因為我喜歡。」聽來超任性,讓人很難接受orz。

豬蛋在很多事情上表現得很靈巧,所以對他一些笨拙的地方我們也蠻不能體諒。

昨天外出回家後,豬蛋就跟我們發生了很大的衝突,

起因是我們在謝飯時請他想值得感謝的事,豬蛋就說:「想不出什麼感謝的事」,

我們舉了一些例子,爸媽為他做的事,他泣訴:「感謝的事都被你們說走了!」

於是我叫他離開餐桌,想到任何一件「可以說謝謝的事」再回來吃飯。

他寧可僵持在一旁說他想不到,也不願意認真去想。

對豬蛋來說,他就是那種「做得好的事才想嘗試」(一些事初次做他都很排斥)

「正確答案才想說出口」的小孩;

但對父母來說,看到的就是一個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不知感恩的孩子。

又由於這年紀的豬蛋,會像洩洪一般釋放情緒,哭鬧不是單純的哭泣,

而是大哭加上從身體深處吼出的吶喊,簡直像用斧頭劈砍爸媽的理智線,

超令人抓狂 !

★ 去雲門律動班上只有豬蛋不敢側翻,只好回家練習。

 

昨天因為馬麻的持續丟包,最後引爆的是把拔,衝突的最後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紅紅的掌印在豬蛋的右臉頰,把馬麻也嚇到了。

當時我不在房間,情緒是抽離的,所以能冷靜地去幫助他們,

在氣頭上的把拔,在我私下跟他說不應該打巴掌時,他還說:「我沒有打很用力」。

後來我先去握住豬蛋的手,讓歇斯底里的他冷靜下來,言語安撫後,

把EPH叫來,請豬蛋握住把拔的手,此時這樣柔軟的身體接觸是很必要的。

握著豬蛋的小手,把拔也露出心疼&後悔的表情,我請他們將手握緊,

好好地將整件事對話之後,把拔跟豬蛋道歉,也說我們愛他,好好地擁抱了他,

豬蛋完全破涕為笑,變得超開心!

這件事當然沒有就此結束,後來豬蛋睡了以後,我和EPH持續談了教養原則,

反省了我們都曾因為覺得家裏是可以存在體罰而放任自己失控。

最後我們設下底線,處罰只能用飯匙不用我們的手打孩子、

要理性地處罰(其實應該要Kind),不打手心、屁股以外的地方。

這是我們教養中,很丟臉&挫敗的部份,但我還是想把他記錄下來作為反省。

我和EPH正在經歷豬蛋的一個轉變期,

他開始自主,不像過去那樣乖巧、順從父母的反應,

而我們不走自己爸媽那代的權威路線,卻也面臨很多困境,

也只能繼續祈求有足夠的智慧帶領孩子,不是因為他可愛,而是因為愛。

★ 雨後穿雨鞋散步,豬蛋說雨鞋太緊腳痛要把拔抱,

(果然買小了T-T,這麼快就不能穿了)

對東歡西歡的小豬蛋氣惱的把拔還是背起他XD。

 

9.雖然我不想當成天大吼大叫的夜叉媽,但骨子裡我也不想一直很理智&好聲好氣的。

當然我真的很喜歡溫和耐心、講道理的家長(像以前看Sanny教孩子)

只是真實世界裡,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理性、忍耐孩子,

所以我總覺得也要讓孩子知道,(像馬麻一樣的)瘋子是很多的!

在家裏,豬蛋能主導很多事情、發表各種自己的意見,

但是在外頭他會發現,不是每個人都傾聽孩子,也不是講道理就能解決事情。

我還是希望自己能溫柔冷靜點(最近已經三番兩次因為對豬蛋鬼吼把咩蛋吵醒了)

但適應真實的世界,也是我一直希望能教導孩子的。

★ 最近豬蛋也會模仿我們,而處罰大黑熊orz。

(用尺打手心,今天還拿了飯匙更擬真)→馬麻一定要嚴格戒除情緒化動手啊>< 

 

10.說到理念,教導孩子能獨立自主一直是我的教育主軸,

不過這陣子,面對近4Y的臭豬蛋,我開始感覺這艘航向獨立自主的船,

馬麻盯著的時候,豬蛋會奮力划行;只要馬麻不注意,這傢伙就偷偷在船底戳洞

舉個小例子(是的,我每天都在管這種芝麻綠豆小事)

豬蛋能自己洗手之後,我就幫他準備了一罐施巴的隨身瓶放在洗手台,

過了好一陣子叫他洗手不用幫忙的好日子,但孩子是這樣,

一件事情一旦做熟了(半生不熟時也...),就開始"喇天"!

像是水開很大把衣服都弄濕了啊、把泡泡水故意倒在地上啊,

搗亂的事層出不窮的同時,要他捧水把水龍頭沖乾淨這件事卻一點也做不到。

(那雙手就怎樣也做不出碗狀,要他做出碗狀,馬上垮著臉說:「我不會!」

這種不知道是真笨拙還是假笨拙總是把馬麻氣得牙癢癢)

前天動怒是我進浴室發現他把小罐洗手乳轉開正在加水,

但我明明前幾天才幫他裝了一些沐浴乳進去,這傢伙把他稀釋倒光光,

過幾天又會跑來跟我說「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泡泡了!」

(我之前只覺得他用很快,現在知道了...)

每天管雞毛蒜皮真的很抓狂,但對浪費睜隻眼閉隻眼馬麻辦不到啊Orz。

後來我沒收了好轉開的隨身瓶,換成另一罐按壓式的沐浴乳給他用。 

昨天送豬蛋上床小睡後,我在刷牙,放了漱口杯在洗手台,

我拿著牙刷走出浴室繼續刷,這時豬蛋溜了出來,

執行他「進房後十分鐘盡情尿尿時間」的權利,雖然他兩分鐘前才尿過,

還是得讓他去撒那一兩滴尿(馬麻握拳)

豬蛋洗好手,我回到浴室,拿起漱口杯漱口,一漱下去,

滿口沐浴乳味道,臭小孩大概是洗手時滴進去,Marchi送咩蛋的慕之括廊太香了,

在嘴裡味道久久不散,好想吐orz!

總是有些教育專家,會寫那種「教導孩子服從、聽話會阻撓孩子的未來」的文章,

或是新聞也有那種聳動的標題「世越號活下來的,都是不聽話的孩子」,

怕教出太聽話的焦慮父母,面對孩子各種不聽話招數,

真想灌那些教育專家一整瓶沐浴乳啊! 

(要不聽話是吧?你給我喝下去啊喝下去啊!!→失去理智)

★ 無關附圖:好一陣子沒拿相機給豬蛋玩,這天拿出來,豬蛋東拍西拍之後,說:「拍我的肚肚」XD 

 

11.豬蛋小時候,我常說和他的相處,讓我憶起兒時和爸媽的溫馨時刻。

最近則是和他的互動中,漸漸連結起了小時候被管教的種種回憶 !

像是現在呼喊豬蛋,有時他正在忙不理你,不然就是用一些無禮的話回應。

讓我想起從小爸爸就規定,如果聽到爸媽叫,

就要立刻走到爸媽面前,然後說:「什麼事。」(爸~這招跟你借來用囉!)

「幹嘛~」是絕對禁止XD!

小時候在餐桌吃飯,兩個小孩的座位是背對電視的,只有爸爸可以看到電視的方向,

現在偶而我們會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像一字千金播出時間)

得一直叮嚀豬蛋「吃下一口」「再不吃就要關電視囉!」

這時就覺得爸爸超嚴格的限定電視政策還是睿智的。

另外像豬蛋吃飯時會一直去倒水喝,逼得我和EPH定下:

「一餐只能倒半杯水,吃完飯前不能再添」政策。

也讓我想起小時候餐桌上,不只開水禁止,湯也只能飯後喝,

所以我跟老姐飯吃一吃還會偷跑去廁所喝生水(沒有禁止上廁所XD)

最近有次豬蛋歇斯底里哭的時候,我突然想著「好想把他關廁所啊」,

那是我們小時候的一個處罰項目,我也忘記到底害不害怕關廁所?

但現在想想,這應該就是爸爸的「隔離」策略,類似我的罰站、罰坐,

就是有處罰到孩子,又可以避免自己抓狂的方式吧?

小時候覺得爸爸很嚴格、處處限制,現在發現爸爸也只是見招拆招而已,

鬼靈精怪的孩子們才是始作俑者吧XD!

★ 無關附圖:豬蛋自己用口紅膠玩小行星月刊裡的拼貼畫。 

 

12.豬蛋很喜歡在洗澡和吃飯的時間嘰哩呱啦連珠砲地問問題,

洗澡時沒問題,用餐已經夠慢了還「呷飯配話」就有點受不了,

每次我都跟他說:「不要一直在吃飯的時候講話,為什麼你不吃完再講呢?」 

但想想吃完飯他還有別的事要忙(玩樂、看書),才不想特地跟你說話呢!

基於常常因為回答他咬到唇舌、被骨頭魚刺扎到,

「趕快吃飯」「我現在不跟你說話」「你吃完飯我才跟你說話」成了我用餐時的口頭禪。

但豬蛋也毫不在意,通常嘟個嘴安靜個一兩分鐘就馬上說起別的話題。

這天午餐吃一吃,豬蛋一副思考什麼的樣子,問:

「女巫為什麼要說:『想救大家的話,你就一個人來!』」

沒事天外飛來一筆,但這回馬麻是接得了招的,

最近豬蛋很迷週末我們會看的哆啦a夢大長篇,他在講太陽王傳說結尾的劇情。

馬麻:「女巫是為了叫他一個人來,才故意說這樣可以救大家。」

接著陸續探討了「『大家』是朋友還是其他人」「為什麼說這樣可以救大家」

「大雄怎麼這麼不厲害」「最後是誰攻擊女巫」

告一個段落之後,豬蛋突然說:

「大黑熊有『神奇線』,可以殺死女巫......」(大黑熊已經被當成他的小叮噹了)

(哆啦a夢大長篇整個喚醒了豬蛋的正義(暴力?)之心,對攻擊壞人情有獨衷。)

豬蛋繼續用激動的語氣撂下狠話:「...還~會讓她近視。」

噗~這招式狠到我都噴飯了。

大概半年前他還對哆啦a夢大長篇很無感,現在則是越來越入戲,

會在大雄穿過黑暗森林時說:「好可怕喔,我不想去那裡。」

在主角們攻擊壞人時超興奮,滿臉光芒,還會忍不住拍起手來,

(有攻擊劇情的當天,關電視時豬蛋一定會讚嘆地說:「小叮噹怎麼這麼好看啊!」)

宇宙開拓史有一段是小叮噹跟大雄被壞人用槍追著射擊,看起來居於弱勢,

豬蛋就在電視外邊緊張邊忿忿不平地說:「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啊 !」

看著哆啦a夢總是羨慕,羨慕那個正義是那麼純然的世界,

羨慕那個只要保持良善就能改變世界、拯救地球,有盼望的未來。

★ 最近很喜歡在泡澡時,用有的沒的的東西做出裝置,說:「馬麻你看,我在做實驗。」

★ 甜甜圈(施巴塑膠車的車輪)中壓出了個直立泡泡,非常開心! 

 

13.慕斯卡雖然已經倒了,但它還是常存在我們的對話當中,

從小吃到大的豬蛋想必很懷念它吧!

幾星期前,我用前一天剩的炒羊肉,準備做牧羊人派,

豬蛋跑來看,倚在廚房門口問:「你在做什麼啊?」

馬麻:「蒸馬鈴薯啊,我要做牧羊人派。」

豬蛋:「慕斯卡倒了,他們的馬鈴薯泥好好吃!」

豬蛋:「妳做的應該更好吃吧!」

這傢伙真的很會甜言蜜語啊!

 

★ 無關附圖:豬蛋常會拿著折疊椅模仿圖書館,說:「今天有很多預約書。」

國字認得很多的他現在經常會看書自娛。

 

14.雖然會甜言蜜語,但豬蛋這年紀也常口不擇言。

每天跟他相處的我們,大概知道他說的話哪些有心、哪些無意,哪些話語是什麼意思?

但偶而才見面的傲嬌阿母就不見得,一方面愛逗豬蛋,一方面又會被傷到玻璃心。

幾星期前,阿母因為豬蛋說了她「醜」有點難過又得說自己不在意,

(年紀大對他來說應該都是醜,我會再好好教導的~擤擤)

從豬蛋小時候,傲嬌阿母就常喜歡對豬蛋說反話,諸如:「你是不是最討厭阿嬤?」,

豬蛋回答的當下我媽又很有反應、會大笑,他才會很愛對阿嬤出言不遜。

這年紀的孩子說了不適切、評價的話,

糾正以後冷處理就是了,一直重複地問反而是種增強啊。

當天我向老姐抱怨此事時,也舉例豬蛋對我說過的:

「媽媽你已經這麼老了,為什麼你講話還是很年輕的樣子?」

那就看你要解讀「講話年輕」當作稱讚,還是去在意「老」的部分?

馬麻年齡將近豬蛋的10倍了,也是要服老嘛!

★ 無關附圖:弟弟陪豬蛋刷牙。這陣子豬蛋常常有「自己癢起來」的毛病,

是一種被別人一看,就自己突然摀著脖子說:「好癢好癢」然後越笑就越癢的症頭Orz。

 

15.五月算是和豬蛋親子關係比較緊張的一個月(所以隨手記寫到六月還在寫)

但孩子和大人不同,也許前一分鐘還在劍拔弩張,下一秒就想跟你和好,

所以育兒的心情像在洗三溫暖,來分享一個輕鬆點的,

有天午餐後我在擦地板,豬蛋在一旁畫畫,

突然就用哭腔說:「馬麻,我要畫兔子不會畫~」

變成一個笑(這什麼怪句子?)

我轉頭一看,馬上噗哧地笑了出來。(的確變成一個笑XD)

★ 我只有拍他後來畫的,所以這張就大略把身體的部份塗掉重現我看到的樣子。

豬蛋在一些方面表現得挺超齡的,但畫畫還真不是他擅長的項目啊XDDD(兔子在哪?!!!)

看馬麻大笑之後,豬蛋也從原來的哭腔懊惱臉轉變成笑容。

馬麻:「好像比較像機器人耶?」

後來豬蛋就拿回去塗塗改改,最後真的畫成一個人,

★ 還特別畫了紫色的小雞雞。

加映當天同時畫的母親節卡片,好像是巧克力餅乾之類的?

 

16.之前提到豬蛋討論餐桌上的動物(參閱上一篇隨手記第11則), 

馬麻還有點懷疑豬蛋的同情心,畢竟平常豬蛋不像有些孩子對動物知識很有興趣,

不過有次傍晚帶豬蛋去公園騎Strider,突然一隻麻雀飛到路面,

我看麻雀飛行得搖搖晃晃,就走近觀察,看牠跌跌撞撞的姿態應該是有受傷,

見我走近麻雀,豬蛋問:「怎麼了啊?」

我說:「我覺得牠好像受傷了,我過去看一下。」

豬蛋:「好可憐哦!要不要帶他去醫院。

哇,豬蛋是真的有同情心了!

不過我再接近一點,麻雀就往高的樹飛去,看不見身影了。

我想豬蛋應該不算天生就很心軟的孩子吧?

身旁的大人對動物是什麼態度,對孩子的影響還是很大。

我想豬蛋也記得之前我們有一次要救援路上看到的紅鳩的經驗,

雖然最後沒有救援成功,但幫助動物的觀念應該還是有植入他小小的腦袋中吧?

★ 自己看小行星的故事,一邊學存食物在嘴巴裡的花栗鼠。

 

17.有天豬蛋碎念起要找我阿母、老姐和vada來家裏玩,

說了要讓她們玩的項目之後,豬蛋突然說:「這樣JJ姨會偷看到大黑熊。」

豬蛋:「還是不要讓JJ姨來好了!」

平常跟老姐超級要好,這話讓我太疑惑了,於是問豬蛋為什麼?

他就把週末到娘家去玩的時候(我在樓下顧車等他們)

老姐跟他討大黑熊的狀況描述了一遍:

「JJ姨問我:『你什麼時候要讓大黑熊回來?』

我說『不要!』,她就說:『為什麼不要?』我就說:『不知道啊!』」

總之老姐知道豬蛋很愛大黑熊,就喜歡煞有其事地捉弄他XDD!

老姐一定想不到,除了被下禁止進家門令,

那幾天豬蛋還會在遊戲中需要激動的時刻(可能攻擊壞人之類的)

突然吶喊:「哼~我才不要還你呢!

這天外飛來一筆的台詞,只有知道前因後果的我能理解啊XDD!

★ 「大黑熊在騎直排輪」,這創意太可愛了XDD!

 

18.寫到這段已經是六月中了,回顧上個月,豬蛋的狀況真的是蠻磨人的,

(這個月換咩蛋接力,凌晨多次哭鬧讓爸媽大爆肝啊 )

這時期的豬蛋很容易因為一些小事糾結,遇到弟弟的事更容易如此,

弟弟出生前,我認為只要努力公平對待就可以化解,

實際上沒那麼容易,舉個例子,現在咩蛋在吃副食品了,

我本來想,反正副食品豬蛋可以吃,要爭寵搶食也沒問題的 ,

豬蛋果真要求吃了幾次,之後就覺得自己的食物比較好吃沒再計較,

但咩蛋開始吃蛋黃的那天,雖然也給豬蛋吃了,但豬蛋不知道在焦慮什麼,

一下「弟弟不是才4個月嗎?怎麼能吃蛋黃」

「蛋黃不是固體嗎?弟弟怎麼可以吃?」

雖然理解他可能因為「弟弟可以吃高一層次的東西」而感到慌亂,

(他偶而會說:「我們在吃xxx,弟弟還不能吃」或是

「弟弟的泥好像很難吃」之類優越感的話)

甚至進一步想,蛋黃代表的可能是資源、可能是愛,

但回到現實來說,蛋黃就是蛋黃啊,

當天連吃完還三不五時焦躁地問弟弟為什麼能吃蛋黃,還用到哭腔,

不就是蛋黃而已嘛(搥牆)

★ 跟弟弟一起開太空船。

Tina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