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圖片無法正常顯示,請移駕Blogger 觀看)

2015.06.28

差異

這星期世界發生了好多事,雖然我該寫些正經的事情,

但那些思考和心得就留待愛心活動再來寫好了。

先寫些雞毛蒜皮的事XD。

今天離開娘家前,跟老姐起了點爭執,有點不好意思的是,她才跟阿母吵了個架,

才剛遊玩回來疲憊的她,想必覺得家人怎麼如此掃興吧! 

爭執的起因是老姐幫我買了草仔粿,要拿散裝的給我前,沒有特別先去洗手。

因為散裝我只買了兩個,我就說:「那留給你吃好了!」

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老姐養了兩隻貓,養寵物的人跟寵物朝夕相處,

尤其我姐是跟寵物睡覺派,基本上毫無隔閡,

對於我堅持的「摸完動物後要洗手才碰觸食物」,我姐忍不住微慍地說:「你太誇張了!」

真要說的話,我只承認我「有一點誇張」,

畢竟過去跟家裡的狗狗住在一起時,我也只有飯前去洗手,

但歷經孩子口腔期&超過4年沒有寵物的日子,我的標準的確不大相同了。

對我來說,貓會在每次開門時衝到戶外、會跳到餐桌上,會破壞物品,這些事才是太誇張了XD。

我並不是想評斷誰的誇張標準才成立,想聊的是「標準不同的人如何相處?」

我覺得這絕對是婚姻生活磨練出來的,在一個叫小窩的空間裡,

兩個成長背景不同的人彼此碰撞,實在有太多這類雞毛蒜皮的火花XDD!

舉兩個近期EPH 讓我不開心的狀況為例:

「EPH 趕壁虎離開以免被門夾到時,過於驚慌以至於後來根本不知道壁虎到哪去了!」

(這對非常害怕死壁虎的我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EPH 問Coldstone 冰淇淋裡有沒有生雞蛋時,問句不清楚以至於沒得到明確解答。」

看官也許會說「這是你公主病吧?」但EPH 也常埋怨我處理蜘蛛蟑螂的方式啊~囧!

能平息衝突很多時候要感謝EPH 的包容,不過也要小小歸功於受到理系男的影響,

我開始儘量以解決問題為主,不再著重處理情緒,

這和女生本性或是過去跟諮商相關的學習是有點距離,但說真的輕鬆明快很多啊XD!

話題回到貓咪一事,我姐抱不平地說:「貓咪又不髒!!!」 

我真的理解老姐把貓咪當孩子的心情,不過如果貓咪是孩子,

就是個會躺在放鞋子的玄關、手腳都踩滿室外灰塵的孩子。

以我來說,我會想辦法不讓貓出去玄關,否則就是幫牠清洗(以前皮皮的話是會洗腳)

但我姐說貓咪很少在洗澡,而且很難阻止牠要去哪裡,我沒養過貓不懂,

以此為前提,我認為的解決方法就是:人去洗手&清洗不想被貓碰到的物品。

PTT上常有鄉民會酸「狗本」,諷刺一些愛狗的行為。

我自己是狗派的,而且對流浪狗的處境非常同情,但我也漸漸理解到,

有時候你就是得接受別人和你不同,就是有人會覺得流浪狗髒、討厭流浪狗。

對那些被流浪狗傷害的人,也不能一廂情願地就認為是他們先攻擊、他們不懂、他們活該。

我認為該努力的方向是讓台灣沒有流浪狗,而不是讓每個人都愛狗。

同樣的道理,我真的很佩服我姐願意付出這麼多的愛給兩隻她撿來的流浪貓,

因為牠們的睡容而開心、生病時盡力照顧、走失時徹夜找尋,被抓被咬時也毫無怨言地去打破傷風。

我喜歡動物,但我真的不是unconditional love 這一派的。

在我還是愚蠢的小學生時,一次校外教學的場地有販售兔子、老鼠之類的寵物,

我花了20元買了一隻小白鼠,在遊覽車我逗弄小白鼠時,手指被牠咬了一口流血,

我就把牠送給想養的同學,小白鼠連我家門都沒進去過。

上述是我年幼無知不負責任的行為(我還是有為牠找了個家T-T)

請不要因此把我跟那種被反抗一下就虐殺自己寵物的人混為一談XD,

長大之後我對寵物是多點包容和耐心,只是我對寵物還是有期望、要建立規矩、要以我為主。

過去雖然我可以和排泄習慣很差的皮皮共處一屋,但心裡還是有勉強的部份,

尤其是士林時代,我和老姐還沒分房睡,當時她允許皮皮上床舖,

皮皮也很機靈,牠會尿整泡臭尿在我睡的位置,卻絕不染指帶牠回家的老姐那邊。

皮皮在世的10幾年,我為牠付出很多心力,離世我也很想念,愛皮皮的心毋庸置疑,

但想起在壓著尿的報紙上睡覺的那些日子,我還是恨得牙癢癢的!

更別說牠新鮮的便便會像地雷一樣,隨機出現在走廊、客廳、浴室甚至你的房間裡。

寵溺皮皮的阿母,曾經在南部住了幾星期,那陣子我用胡蘿蔔&鞭子的技巧,

訓練了皮皮的便溺習慣,有著小聰明的皮皮那時也真的乖乖配合,只不過靠山一回來,

馬上就故態復萌,正所謂慈母多敗兒,從那時起,我就深感隔代教養行不通啊!

後來我有了自己的房間,床舖當然是閒狗勿入,就連想踏進我房間地板一步,也要我在房內才恩准。

所以老姐別對我唱「是你變了嗎~~ 」

過去能與皮皮屎尿共存,是因為要抉擇的話,阿母會選擇留下忠心的皮皮,把我趕出家門!

最後把題岔回去,我真的也瞭解,客觀來說,貓咪沒有多髒,

但就像客觀來說,馬桶的細菌量比辦公桌還低,我們也不會在馬桶上吃飯,

客觀來說,我光滑的屁股表面,應該也沒有多髒,但你一定不想吃我摸過屁股以後幫你拿的草仔粿。

所以就算妹妹不像貓那麼可愛,但偶而待在娘家的時間也不過短短的2小時。

在這短短的2小時內,體諒一下妹妹的任性,就算洗個10次手,於情於理應該都還能接受吧?

老姐在我家時,會配合我每一丁點苛刻的潔癖要求,我知道她只是很愛她的貓,

想說的是,我愛你們,也愛妳的貓她的狗,我只是沒辦法用你們的方式愛貓狗,

即使是親近的家人,有時也很難彼此瞭解,我為此寫了2000字的文章,

只是想傳達愛心動物醫生第81回一張圖就能闡述的:「摸了動物之後,要記得洗手喔!」

 

 


 

2015.06.17

業務

想起一件事還沒抱怨。

前幾天下午,小豬蛋好不容易入睡,我也趁機小憩一下。

沒多久手機卻響了,昏昏沉沉就接了起來,

對方首先自報了是XX證券的業務,也沒問我方不方便接聽,

就自顧自地問起你有投資什麼啊?他們提供富蘭克林手續費3折巴拉巴啦!

因為失去了掛電話的先機,我只好禮貌性地據實回答

(EPH 說明明何時都能掛電話,但我就不太習慣)

坦白說我覺得對方的語氣很無禮,除了鄙夷你的投資組合,中間還有莫名的停頓。

(殊不知我超想掛電話,誰要等你沉吟啊!!!)

好吧,那講半天,他想推薦的是什麼呢?

是中國基金,而且應該是單筆。

Excuse me?中國現在是農民都開始改變作息投入股票,前幾天也已經有輕生的事件。

炒得還不夠熱?漲得還不夠高?連擦鞋童都賣股票了我說!你叫我進場!!

講得我好像很懂,我有賺到中國的錢嗎?當然沒!

對方問我對中國基金有沒有興趣,我答:「我不喜歡。」

聽來他也談得很痛苦,想說不喜歡是什麼理由?誰會跟錢過不去?終於受不了結束了對話。

要不是我走氣質路線(?),實在好想罵髒話啊!!!

你很懂,那你賺中國應該賺飽飽啊,是有什麼必要來打給我這種咖?

吵我睡覺的罪是很重的!!!

 


 

2015.06.15

賣場

最近去Costco 發現跟我們一樣神經質的爸媽變多了,

越來越常看到爸媽會拉著推車在一旁,噴著酒精&擦拭(同伴意識 

最近因為腸病毒盛行,擦完我還多噴了病毒崩。

其實隨著小豬蛋長大,我是有放鬆一點點了,像是去餐廳直接坐椅子,

兒童椅僅用濕紙巾擦擦之類的,但每次耳聞流感、腸病毒大流行,就又會不安起來。

小豬蛋去COSTCO 最大的樂趣,就是把玩那兒的車車玩具,

和在SOGO 一樣,小豬蛋不會在現場提出買物的要求,

就算是現在他想要什麼牌子的小車,也會是在家裡,用談論式地提出來,

目前為止覺得這部份他還蠻理性的,

當然我們已經主動買很多東西給他了(更別說寵溺的嬤、姨)

並不能算是非常節制的爸媽XDD,但小豬蛋還是算蠻知足的孩子!

ㄟ,回到一開始的話題,我們把玩完車車們,擦拭過手手之後,

立刻就來了一個男子,一邊看這個遙控模型車,一邊就不遮掩地在咳嗽。

在書籍區那兒也是,路過的行人,就這樣邊看商品邊咳嗽,

要知道書籍區正是小孩聚集的地方啊>0<。

有時會看到家長帶剛滿月大小的嬰兒去COSTCO,我都覺得他們心臟好大顆啊!

3Y 還緊張兮兮可能是馬麻的問題,不過3M 的真的還是少去賣場吧!

 


 

2015.06.14

生日

昨天在P芸的提醒之下,發現我錯過她的生日了!

今年進入到中期,忘記朋友生日的癡呆紀錄再添一筆。

這些溫柔的朋友,總是笑笑地說原諒我,體諒地知道我忙生活忙孩子。

但我還是覺得演變到今天的自己好奇怪,會在FB 提醒的時候,

趕緊跟熟的不熟的朋友丟句生日快樂,

卻忘了這些以前整齊寫在自製表格裡貼在牆壁上那些明明深印在腦海裡的數字組合?

雖然說隨著年歲增加,朋友的生日,朋友的老公的生日,朋友的小孩的生日,

的確讓記憶體空間有點不足XDD,

但問題真的不在於我該找什麼APP 來輔助記憶(不過我還是在找)

通常我忘的也不是朋友生日,而是忘了日子過到那一天了Orz。

只是如果我們還像學生時代那樣會為朋友用心挑禮物、寫卡片,就不會忘記了吧?

(問題是現在連給老公的卡片都省了啊~<囧>)

不過數位時代,寄實體卡片,會不會也增加對方的負擔呢?

想東想西的,還是先增加自己的腦容量吧!

希望明年我已經痛改前非啦XDDD!

 


 

2015.06.12

孩子 

孩子有時很煩,但更多時候,他們是那麼單純而美好。

這個月,發生了很多傷害孩子的事件,讓眾多父母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記得DINA說過,她好想設立一個地方,讓那些不適任、情緒有困擾的父母,

可以暫時寄放孩子,讓那些孩子,不會直接面臨傷害。

對我來說,看到父母呵護的寶貝在校園被殺害,

還有一個小小的生命,還沒認識到愛,就被殘忍的虐殺,是難以言喻的悲傷。

前陣子的死刑存廢問題,在堅決反對廢死的多年後,我開始認為死刑不是答案,

但我也找不到憐憫這些殺人魔的理由,所以我還無法站到哪一邊去。

在無法信任國家機器的前提下,是否能高度賦予這個機器剝奪生命的權力?

尤其是事件發生後,一些政客冒出頭來,譁眾取寵地說要極刑要速決死刑,

更讓人懷疑這些人的腦袋會將這個國家帶到怎樣的未來?

以老百姓的立場,我當然希望這些像病毒一樣的死囚被隔離、被消滅,

但我們不願面對的,罪犯只是患者,殺了一個又一個,還是會出現一個又一個。

我心裡認為那些犯人死不足惜,但我更厭煩只會給廉價答案的官員。

若說泡沫經濟後的日本,是失落的20年,

只會說著拼經濟的台灣政府,何嘗不是失落、失智、失能的10年呢?

如果人民是這國家的孩子,看著只會嚷嚷要賺錢的父母,任由他人侵踏、破壞家園,

沒有安全、沒有文化、沒有環保、沒有愛,沒有在乎的一切,

只有無盡的失望,要如何不感到沮喪?

回到最開始的話題,任何看到這文字的人,請記得比你現在更雞婆一點。

看到異常瘦小的孩子,聽到不尋常的哭聲(動物也是一樣需要類似關注)

請致電相關單位,甚至只是在網路上發布訊息,

讓更多人可以幫助救援弱勢的孩子和動物。 

娘家附近有時會聽到孩子的哭聲,覺得不尋常的時候,老姐就會打電話報警,

雖然有可能只是家庭管教上的誤會,但員警的介入注意,也許正好是管教過當的煞車?

在這疏離的社會,冷漠難免,但只要還存著一點點光、一點點溫暖,

也許正好有人需要它,共勉之。

 

Tina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